首页 > 特色专题 > 寻乌县革命历史纪念馆 > 陈列展览

寻乌调查陈列基本讲解词

文章来源: 发布者:发布时间:2017-08-03 09:08:00

寻乌调查陈列馆讲解词

 

各位来宾大家好,欢迎来到寻乌调查陈列馆参观。

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这组雕塑共有三部分,分别是会议调查、田间调查和商业调查,生动再现了毛泽东同志当年作寻乌调查的情景。

为深入系统地了解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19305月,在寻乌县委书记古柏的协助下,毛泽东在寻乌进行了为期10余天的社会调查,对寻乌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阶级的历史和现状进行全面系统而详细的考察分析。后来,整理成《寻乌调查》,全文8万余字。寻乌调查是毛泽东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所作的最大规模的一次调查,不仅调查了农村,还第一次调查了城镇,同时还写下了《调查工作》(后改题为《反对本本主义》)这一光辉著作。

请大家参观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

这一部分主要介绍毛泽东为什么作寻乌调查和为什么选择寻乌作调查。

毛泽东指出:“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

为打破湘、赣两省国民党军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会剿”,192914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了柏露会议,会议决定采取“围魏救赵”的战略以解井冈山之围。114日,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主力3600余人从井冈山突围,向赣南、闽西挺进,红四军在进军途中,在寻乌与尾追的敌军发生了圳下战斗,随后在项山召开了罗福嶂会议。圳下战斗中朱德的爱人伍若兰不幸受伤被俘,后在赣州英勇就义。在中央苏区的创建过程中,由于党和红军执行了正确的土地政策,使得政治上得到翻身解放、生活上得到改善提高的广大穷苦农民革命热情高涨,纷纷参军参战、积极发展生产,苏区到处呈现出一片“分田分地真忙”、“风展红旗如画”的喜人景象。然而,随着赣南、闽西苏区的不断发展壮大,我们党内的“左”倾政策,红军中的某些同志的“左”倾思想有了新的抬头,具体表现为:一是对当时的国内革命形势作了不切合实际的过高的估计,认为全国群众斗争已经“走向平衡发展的道路”,国内已经开始出现直接的革命形势,因此提出了许多主观主义的“左”倾冒险主张。特别是《中央通告第七十号——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中心策略》发布后,“左”倾领导者在武装斗争上主张进攻中心城市,在土地革命问题上,认为“反富农路线的斗争是深入土地革命的先决问题”,“必须坚决的以斗争的方式肃清富农分子”,或者“很久不分配土地”。这些错误的主张和政策,成为李立三“左”倾冒险错误形成的起点,给革命事业带来严重危害。二是党内没有解决当时急切需要解决的富农问题,对中国的工商业状况也还没有全盘的了解,对城市贫民和商业资产阶级的政策也模糊不清,因此在行动上存在一些过火行为,在农村里出现“很久不分配土地”的现象,并把在农村没收豪绅地主阶级的财产的政策照搬到城市,典型的事例是19304月红四军攻占信丰县城后,红军没收了10多家城市中小商人的财产,一度造成商店关门、商人停市和引发城市恐慌,不仅影响了城市商业、手工业的发展和城市繁荣,而且引起了城市一般贫民的不满,给群众生产生活造成了影响,并给了反动派造谣攻击的口实,这些事件进一步坚定了毛泽东进行一次城市调查的决心。三是党内和红军中的一些同志受“左”倾思想的影响,安于现状,不求甚解,不注重调查研究,或是调查只偏于农村而不注意城市,教条主义地照搬共产国际决议,迷信本本去指挥工作,既失掉群众又不能解决问题,难以适应革命斗争的需要。为了洗刷唯心精神,进一步弄清中国的富农问题和城市商业状况,解决党在土地革命斗争中的路线问题和制定正确的工商业政策,毛泽东决定下大力来作一次深入的社会调查。

毛泽东为什么要选择寻乌作调查呢?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因:

(一)寻乌位于闽、粤、赣三省交界,地处江西赣南与广东东江地区商品流通的中站地位,对于了解城镇工商业状况能够提供很好的资料。同时,弄清了寻乌这个县的情况,闽、粤、赣三省交界各县的情况大概相差不远,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二)寻乌受湖南、广东等邻近省份及井冈山革命斗争的影响,党的群众基础较好,组织较为健全,政权建设较为巩固。早在1926年冬,就有了中共寻乌党小组,1927年秋,建立了中共寻乌支部,有力地领导了寻乌的革命斗争运动。1928年春,组织领导了震撼闽粤赣边的“三·二五”农民武装暴动,同年8月,正式成立了中共寻乌县委。寻乌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打土豪、分田地,土地革命开展的如火如荼。

(三)红四军在毛泽东、朱德、陈毅等率领下曾三次来到寻乌进行伟大的革命实践,推动了寻乌革命斗争的蓬勃发展,实现了全县“赤化”,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加速了寻乌的革命进程。

(四)根据前委决定,红四军分兵在安远、寻乌、平远做发动群众工作,毛泽东有充分的时间深入开展社会调查。

第二部分  到群众中作实际调查去

这一部分主要介绍毛泽东如何作寻乌调查。

毛泽东指出:“要了解情况,唯一的办法就是向社会作调查,调查社会各阶级的生动情况”。

毛泽东作调查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把调查工作与解决中国革命所面临的实际问题紧密地结合起来。毛泽东来到寻乌后作了大规模的社会调查,开了十多天的调查会,并且发动红军官兵一齐动手,广泛开展社会调查。在这里首次提出了“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的科学论断。

当时的县委书记古柏在全部工作上协助毛泽东组织了这个调查,找到了能够充分提供材料的人。

寻乌调查找的是一部分中级干部,一部分下级干部,一个穷秀才,一个破产的商会会长,一个在知县衙门管钱粮已经失业的小官吏,共计11人。他们来自全县各地各阶层,具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和广泛的代表性,能从各方面为调查会提供充分、可靠的实际材料。毛泽东说:“开调查会,是最简单易行又忠实可靠的方法……这是较什么大学还要高明的学校”。

这是参加调查会人员的名单。

毛泽东不仅注重开调查会,同时还亲自深入实际,深入到群众中去作现场调查。例如到中共寻乌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县商会、木工合作社进行调查,此外,他还带领红军士兵和农民一起下到田间劳动,进行访问式调查。

毛泽东在寻乌做调查的形式多样,开调查会是寻乌调查的主要方式,调查会有三种形式:即专题调查、会议调查、总结调查。毛泽东作调查非常恭谨勤劳,既作主席,又作记录,并且与到会者展开同志式的讨论。他认为做好调查研究的态度是“甘当小学生”,并对此作了精辟的论述:“要做这件事,第一是眼睛向下,不要只是昂首望天。没有眼睛向下的兴趣和决心,是一辈子也不会真正懂得中国的事情的。第二是开调查会。东张西望,道听途说,决然得不到什么完全的知识……因此,没有满腔的热忱,没有眼睛向下看的决心,就没有求知的渴望,没有放下臭架子,甘当小学生的精神,是一定不能做,也是一定做不好的。必须明白,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在寻乌,毛泽东第一次系统地总结了调查研究理论,得出了调查工作的主要方法:(一)要开调查会作讨论式的调查;(二)要能深切明了社会经济情况的人到调查会;(三)要依靠调查人的指挥能力决定到会人员的多少;(四)要定出调查纲目;(五)要亲自出马;(六)要深入;(七)要自己作记录。此外,还要广泛收集地方史料。

19312月,毛泽东在宁都小布把在寻乌做的社会调查,整理为《寻乌调查》一文。

第三部分  调查就是解决问题

这一部分主要介绍寻乌调查的主要内容和解决的问题。

毛泽东指出:“社会经济调查,是为了得到正确的阶级估量,接着定出正确的斗争策略。”

《寻乌调查》全文分为政治区划、交通、商业、旧有土地分配、和土地斗争共计五章39节,104个纲目,内容非常丰富,阐明了我党对于商业资产阶级和农村中间阶级的斗争策略,解决了当时土地革命中的一些重大政策问题。

(一)为我党制定正确的工商业政策提供了可靠依据。毛泽东集中精力,详尽地调查了寻乌城的47家商店和94家手工业作坊的经营情况以及彼此盛衰荣枯的情况,剖解了寻乌城的生活情况和组织内容,并用阶级分析方法从经济状况、政治地位上得出他们对待革命的态度。证实了这个只有2700人的寻乌城内,占人口总数87%的被统治者(农民、手工业者、游民等),他们是拥护革命的,而占13%的统治者(地主、商人、耶稣教传教者)中的商人也不完全是代表商业资产阶级说话的,这些调查成果为纠正当时打击城市中间阶级的错误政策提供了有力的依据。他指出:小商人、手工业者,他们一般能够参加革命和拥护革命,是革命很好的同盟者,是革命的动力之一,必须争取和保护;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上层小资产阶级和中等资产阶级是真正的民族资产阶级,但他们具有两面性,因此,对待民族资产阶级必须采取慎重的政策。通过大量的事实,证明了“保护中小商人”的政策是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的。这个政策,在当时红色区域被敌人封锁的情况下,对于活跃红色区域经济、解决红军给养和根据地人民生活问题是非常重要的,为制定我党对商业资产阶级和争取贫民群众的政策,提供了可靠依据。

(二)寻乌调查进一步揭露了封建剥削的残酷性,说明了实行土地革命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毛泽东在《寻乌调查》中具体分析了寻乌城市和农村各阶级、各阶层的人口成份和占有山林的状况,揭示了寻乌占人口不过8%的剥削阶级,却占有80%的土地和全部出息较大的山林;而占人口90%左右的贫苦农民,却占不到20%的土地,充分揭露了寻乌农村中的基本矛盾是土地问题。地主对农民的剥削方式有地租、高利贷和苛捐杂税等等,名目繁多,十分残酷。广大农民由于受重租重利的剥削,陷于日趋贫困破产之中,寻乌农村“禾头根下毛饭吃”的“简直占40%”。农民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惨境下,只能忍痛卖儿子。调查情况表明,在寻乌每百家人有十家是卖过儿子的。毛泽东还特别声明:“读者们,这不是我过甚其词,故意描写寻乌剥削阶级的罪恶的话,所有我的调查都很谨慎,都没有过分的话……”他深刻地指出:“旧的社会关系,就是吃人的关系!”事实充分说明,只有实行土地革命,才能使广大人民群众从残酷的经济剥削和压迫下解放出来,在党的领导下推翻地主阶级,打倒封建势力,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务。

(三)通过对旧有土地关系的调查,解剖了农村各阶级各阶层的政治思想,得出了正确的阶级估量和斗争策略,对巩固和发展农村革命根据地起了重大作用。地主阶级是统治阶级政治权力的中心。毛泽东同志逐一调查了寻乌的8个头等大地主,12个二等大地主和113个中地主,证实了地主阶级“全部都是反革命”,是革命的对象,对地主阶级实行消灭的政策,同时给予生活上的出路是必要的;小地主的大多数处于分化之中,其中的破落户在初期的革命运动中有革命的要求,必须注意争取他们;富农是一个特殊的阶级,一般地带有很重的封建或半封建的剥削性质,在革命斗争中,贫苦农民要求废他们的债,平他们的田,对待富农采取限制,在经济上采取削弱而不是消灭的政策争取农村中间阶级的重要策略之一。毛泽东说:“我作了寻乌调查,才弄清了富农与地主的问题,提出解决富农问题的办法,不仅要抽多补少,而且要抽肥补瘦,这样才能使富农、中农、贫农、雇农都过活下去。假若对地主一点土地也不分,叫他们去喝西北风,对富农也只给一些坏田,使他们半饥半饱,逼得富农造反,贫农、雇农一定陷于孤立。当时有人骂我是富农路线,我看在当时只有我这办法是正确的”。毛泽东在寻乌的调查研究,为我党制定富农问题政策和胜利地领导农村反封建斗争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四)为深入土地革命,加快土地分配,制定《苏维埃土地法》提供了具体措施和依据。寻乌调查总结了群众的实践,检验并提出了土地斗争若干重大政策。毛泽东通过寻乌调查。充分肯定和进一步证明了“没收一切公共土地及地主阶级的土地”,“征收富农多余土地财产”,“以乡为单位照人口平均分配”和“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土地分配政策和方法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是完全正确的,得到了广大工农群众的拥护,这个政策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打击了地主阶级,争取了中间阶级。毛泽东总结了寻乌南北半县土地分配快慢的情况,从实践中得出结论:农村土地的实际斗争在于“抽多补少”,而土地斗争的中心又在于“抽肥补瘦”,这种肥瘦分配的斗争实质上是广大农民和地主、富农的斗争”。这个结论为日后制定《苏维埃土地法》提供了具体措施和依据。

“一切结论产生于调查情况的末尾,而不是在它的前头”。“调查就象‘十月怀胎’,解决问题就像‘一朝分娩’,调查就是解决问题。”为了继续探索和完善土地政策,解决党在土地革命斗争中的重大问题,深入进行土地革命,在作寻乌调查之后,毛泽东又相继作了多处农村调查。到1931年春,中央苏区形成了一条符合中国革命实际的马克思主义的土地革命路线,这条路线的实施,有力地推动了中央苏区的巩固和发展。

第四部分  坚持实事求是 反对本本主义

毛泽东指出:“共产党的正确而不动摇的斗争策略,决不是少数人坐在房子里能够产生的,它是要在群众的斗争过程中才能产生的,这就是说要在实际经验中才能产生。因此,我们需要时时了解社会情况,时时进行实际调查。”

毛泽东始终坚持辩证唯物主义,主张通过实际调查,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实践结合起来,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他强调:“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我们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纠正脱离实际情况的本本主义”,号召大家“迅速改变思想,到群众中作实际调查去”。在寻乌调查的同一个月里,毛泽东写下了《反对本本主义》这一关于调查研究理论的奠基著作,在这篇著作里,他深刻地阐明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路线,坚持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原则的重要性,尖锐地批评了党内、红军内的教条主义,提出了“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等思想路线,初步形成了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的三个基本点,即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从而奠定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基础。“实事求是”是毛泽东一贯倡导和长期培育的调查研究的党风、学风,也是毛泽东思想的哲学基础。《反对本本主义》一文的发现和发表,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历史过程,1991年,《毛泽东选集》再版时增添的唯一一篇文章就是《反对本本主义》。

19611月,毛泽东在北京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强调调查研究极为重要,要教会所有的省委书记加上省委常委、省一级和省的各个部门的负责同志、地委书记、县委书记、公社党委书记做调查研究。同年3月,在广州召开的南三区工作会议上,他再次强调要做系统的由历史到现状的调查研究,只要省、地、县、社四级党委的第一书记都做调查研究,事情就好办了。

1978121822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上邓小平作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报告,强调只有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才能顺利进行,我们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也才能顺利发展。会议重新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指导思想,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成为新的历史时期的开端。全党和全国人民在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领导下,实行改革开放,集中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开始走上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道路。1981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全党要实事求是,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为进一步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道路,开创各项工作的新局面,根据邓小平关于恢复和发扬毛泽东一贯倡导的调查研究,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精神,198212月,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出版了《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寻乌调查》得以第一次公开发表。

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历史时期,该如何继承和发扬调查研究的优良传统?江泽民对此作了精辟的论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精髓,是保证我们党永葆蓬勃生机的法宝。解放思想同实事求是是统一的……我们决不能停留在对马克思主义的某些原则、某些本本的教条式理解上,或者停留在对社会主义的一些不科学的甚至扭曲的认识上,或者停留在那些超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不正确的思想上,而必须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去分析和解决问题,使思想适应发展变化的新形势”。我们党过去领导全国人民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道路,现在又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道路,最根本的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正确地认识中国的国情,创造性地解决革命和建设中的问题”。

20019月,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全党要进行卓有成效的工作,全面贯彻落实“八个坚持、八个反对”,使党的作风有新的明显进步,使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有新的明显改善,使广大群众看到了实效,增强了信心。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面对改革发展中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胡锦涛对实事求是、调查研究赋予了新的观点,他强调指出:“调查研究是谋事之基、成事之道,是我们党一贯坚持的工作方法。……只有坚持走群众路线,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了解和把握真实情况,我们才能在制定政策、谋划工作、解决问题时做到胸中有数。在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调查研究的形式和方法可以多种多样,但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掌握第一手材料仍然是搞好调研的基础”。

20102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推进学习型党组织建设的意见》,要求建立健全调查研究制度,省部级领导干部到基层调研每年不少于30天,市、县级领导干部不少于60天,领导干部要每年撰写12篇调研报告。

201211月,党的十八大产生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同样对实事求是、调查研究极为重视。习近平提倡全党要深入学习毛泽东深入、唯实的调查研究作风。他指出:“坚持实事求是,就必须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要了解客观实际,就必须深入群众、深入实践进行调查研究,把客观存在的事实搞清楚,把事物的内部和外部联系弄明白,从中找出能够解决问题、符合群众要求的办法来。所以,调查研究是从实际出发的中心一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有调查也没有决策权。

2012124,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一致同意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要求全党要下大决心改进作风,切实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这是《反对本本主义》的各种文字译本。据统计,《反对本本主义》共有我国的汉语和蒙、维、藏等少数民族以及俄、德、英、法、日、越等国文字译本十几种。

寻乌调查陈列基本介绍完毕,谢谢大家的参观。